<track id="sDIKEiW"></track>
  • <track id="sDIKEiW"></track>

        <track id="sDIKEiW"></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吴清源到底有多厉害,会围棋的朋友说说?

          转一篇文章,并对此文章作者表达最真挚的敬意和感激。

          今天早上甫一起床,看到消息说吴清源先生去世,顿时唏嘘不已。

          在中午聊天时,室友问到吴清源先生到底有多强。我棋艺鄙陋,妄作一文谈一谈。

          一、围棋的输赢判定和十番棋。

          围棋的输赢,是依据棋盘上黑白双方盘踞的地盘大小来判定的。每一个占住的交叉点叫做一目,棋局终了,比拟两者目数多寡就能断定输赢。然而,由于规矩规定黑棋先下,故黑棋有先行优势。因此,现代围棋有一个贴目标规定,即,一盘棋停止时,要将黑棋占得目数减去必定数额,如剩下的仍大于白棋目数,则黑棋胜。这个数额,在日本规矩和韩国规矩里是6目半,即如果黑棋占领56目,白棋50目,则黑棋以半目输给了白棋。中国规矩贴7目半。这两个数目,是从无数的对局中总结出来的,例如日本在2002年前履行的是贴5目半,后来统计了2002年前5年的数万盘对局发明执黑胜率更高,遂将黑贴目数再进步了一目。

          但是,古代和近代围棋是没有贴目制度的。因此执黑的一方拥有天生的优势。人们遵守的原则是棋力弱者执黑、资格浅者执黑、辈分低者执黑。

          在古代有一种对局情势称作十番棋,对局双方一共下十盘棋。

          如果默认两人棋力相当,则轮流执黑,这种情形叫做分先。如果在竞赛开端后,双方输赢变成一边倒,两者胜局差到达4局(如4:0,5:1,6:2)时,则阐明一方棋力不如另一方,不足以和对方在一个起跑线上竞争。这时将落伍的一方降格,即让落伍一方在接下来的竞赛中,每三局都有两局执黑(如“黑黑白黑黑白黑黑白……”),这种情形叫先相先。

          如果默认两人棋力一开端就只能是先相先,而竞赛开端后弱的一方胜局数仍然落伍4局以上,则落伍方再降一格,接下来所有棋局都执黑,这种情形叫定先。

          二、本因坊和七位顶尖棋士。

          古代日本围棋有四大家族性门派,这些门派的掌门人之位由弟子中的最强者继承,代代相传。这些门派中尤以本因坊一家为尊,日本围棋历史上最负盛名的几位都出自本因坊家。

          如本因坊算砂,他是第一任本因坊,他被织田信长赐予“名人”称号。据传当年织田信长就是在本能寺观看这位本因坊算砂的棋局时,被明智光秀起兵反叛,饮恨而亡。

          又如本因坊道策,他确立了围棋段位制,棋手分为九段,最高为九段,依次八段、七段……他是近代围棋的开山鼻祖。日本棋界一般以为,自道策始,日本围棋程度已超过中国。

          又如本因坊秀策,三十三岁就英年早逝,但却因生前的光辉战绩被广泛以为是史上最强棋士之一。

          这种传承一直连续到20世纪初的本因坊秀哉。

          然而此时的棋界已不似往昔,天才棋手如泉涌般呈现,秀哉意识到自己的门下并无一人可以担得起本因坊的称号,于是决议在引退后,将本因坊这一称号交给日本棋院,让全日本的棋手而非自己一家来争取。直至今日,本因坊战仍是日本棋界最大的围棋赛事之一。

          在这之前,秀哉下了一盘引退棋,对手是新一代棋手中的出色代表——木谷实。

          川端康成先生有一部小说《名人》,就是以秀哉与木谷实的这盘引退棋为原型写的。

          接下来介绍一下20世纪初的几位棋士。

          木谷实:

          新布局理论的两位开创人之一,革命性地冲击了死板守旧的围棋布局理论,让20世纪的围棋艺术焕然一新。一生桃李天下,所带弟子总段位超过500段,世界棋坛仅此一家。20世纪下半叶纵横日本棋坛的六位超一流棋士,有五位就出自木谷实门下。木谷实先生棋风多变,穷其一生都在不断摸索。

          遗憾的是,木谷实先生一生未能拿到一个头衔战的桂冠。不过其棋力、对围棋理论的发展、在培育后辈上的贡献都是时所公认的。

          在与秀哉进行这盘引退棋的前一段时光,木谷实在其他竞赛中屡屡输棋,当他的老师提示他要认真看待每一盘棋时,木谷实答复道:“只要能在引退赛上击败本因坊秀哉,所有人都会忘却我在其他竞赛上的成就。”

          最终木谷实克服了这位有着“不败的名人”称号的秀哉。

          雁金准一:

          与本因坊秀哉是同门,是当年与秀哉争取本因坊位的最有力竞争者。当时棋界只有秀哉一位九段,而雁金准一是寥寥数位八段之一,无论是棋力资格辈分都是毫无疑问的元老级人物。棋风结实,善长考。

          藤泽库之助:

          天才青年,22岁即升至六段,1949年升为九段,是秀哉九段去世后,日本棋坛第一位九段,而他此时仅仅30岁。他的棋精于盘算。

          桥本宇太郎:

          三获本因坊战冠军。其创建的关西棋院,成为与日本棋院分庭抗礼的一支力气。桥本年过古稀时仍活泼在棋坛上。思维迅速,行棋清洁利落。

          二战后期,桥本宇太郎与岩本薰进行一次本因坊战决赛争取。当时美军的空袭已经延长到了日本本土,竞赛地点也宣布过空袭警报,不过两人仍保持对局。在对局进行中,一枚炸弹的冲击将对局室的玻璃全体震碎,桥本被掀出室外。不过两人和裁判整理整理后又持续开端对局。

          他们竞赛的城市叫做广岛,那颗炸弹叫做“小男孩”。这局棋被称为“核爆之名局”。

          岩本薰:

          就是上文中桥本“核爆之名局”的对手。两获本因坊战冠军。晚年不遗余力地在欧美推广围棋,为围棋国际化过程做出了宏大贡献。

          坂田荣男:

          是更加年青的棋手,一生获64个竞赛冠军,其中实现了本因坊战的七连霸,棋风锋利,人称“剃刀坂田”。

          高川格:

          棋风儒雅,被誉为“流水不争先”,然而这种绵柔之中却体现了非凡的力气,完成了本因坊战惊人的九连霸。

          木谷实、雁金准一、藤泽库之助、桥本宇太郎、岩本薰、坂田荣男、高川格,年纪悬殊、棋风迥异,是当时日本棋坛无可争议的超一流棋士。

          三、吴清源。

          1938年,本因坊秀哉引退。

          1939-1955年,吴清源先生与前述七位顶尖棋手一共进行了十次旷古烁今的十番棋争斗。

          并将他们全体打至先相先或定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