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是谁?泽沐的三幅画泽沐极度孤寂,并且缺乏安全感,那种安全感的损失来自于环境,更来自于泽沐自己。小泽沐刚刚学会走路就被送去幼儿园,他佷黏人也很乖巧东西,但是小泽沐"> 第一章:我,是谁?泽沐的三幅画泽沐极度孤寂,并且缺乏安全感,那种安全感的损失来自于环境,更来自于泽沐自己。小泽沐刚刚学会走路就被送去幼儿园,他佷黏人也很乖巧东西,但是小泽沐" />
<track id="sDIKEiW"></track>
  • <track id="sDIKEiW"></track>

        <track id="sDIKEiW"></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阳光中找寻黑暗(长篇青春军旅小说)寻常规出版2

          ">

          第一章:我,是谁?

          泽沐的三幅画

          泽沐极度孤寂,并且缺乏安全感,那种安全感的损失来自于环境,更来自于泽沐自己。小泽沐刚刚学会走路就被送去幼儿园,他佷黏人也很乖巧东西,但是小泽沐天黑见不到妈妈就会哭鼻子,好像妈妈要把他摈弃似的。

          小泽沐很聪慧,只不过他是泽柳的小跟班。小泽沐不仅跟泽柳,只要能给他安全感,谁的小尾巴小泽沐都当。父母对泽柳很关注,每天都会检讨她的作业,错了泽柳是会挨棍子的,可是父母对泽沐却啥都不管。奇异的是泽柳成就一直很差,泽沐成就却一直名列前茅。泽沐很盼望父母的关注,只是除了哭闹,他们好像看不到泽沐的存在。父母的教导式差异,也使得泽沐姐弟性情截然不同。

          小泽沐的世界很简略,没人管没人问,凭借自己的“小尾巴”属性,每天倒也开心快活。可是随着泽沐年事的增加,这“小尾巴”的新手属性也渐渐消散。泽柳也有自己的闺蜜团,小泽沐又不能整天跟着她,他只能换着方法混在邻居小孩的游戏队伍。那之前倒也还好,可是邻居小孩儿大都是表兄弟姐们。随着这几家人的关系恶化,慢慢的也就不在一起玩耍了。

          泽沐没有发小,一路以来,更多的是他一个人。除了记得叔伯打架的事件外,泽沐就再也没有记得事情了。但是泽沐头脑里还有三幅画--分辨关于泽沐爸、泽沐妈和泽柳的画。

          泽柳有一次偷偷带小泽沐炸薯片,小泽沐切到手指,鲜血直流。泽沐爸赶鸭子上架似的推搡着小泽沐向医务室走去,并且时不时地用手抽打着小泽沐,嘴上还不停的教训着他。小泽沐举着鲜血直流的手指,快速的向前走着并回避着他爸的推搡与拍打。小泽沐不懂,手指头一点儿也不疼,被打的肩膀却疼的厉害。小泽沐想停下来哇哇大哭,可是他不能,因为他更怕那紧紧跟在身后的父亲。

          泽沐妈是个节约持家的传统母亲,她在菜市场兢兢业业二十多年。泽沐常常跑去市场找妈妈,有一次小泽沐大半边身子都被染红了。菜友们戏谑到,“你家老几做油漆怎么把你家小孩也给刷上了!”然后就是一阵哈哈声。小泽沐隔着马路呆呆地站着、面无表情的小声的喊叫着,“妈妈、妈妈……”而那身上的红色仿佛有性命一般,伴着一声声“妈妈!”“妈妈!”滴落下来,滴答、滴答,像落雨一样。泽沐妈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的怼着菜友们,却在转眼时愣住了,表情凝固了似的。那一刻,泽沐妈仿佛有魔法,瞬间就移动到了小泽沐身边。而这幅画存在的证明就是泽沐脖子那道长长的疤痕,泽沐看不到,泽沐妈一直都能看到。

          至于泽柳的那幅画,泽沐也曾经问过她,可她不记得了。但是在泽沐脑海中,那幅画却无比清楚。似乎是薄暮时分,小泽沐突然跑到泽柳面前,撒娇般的将头伏进泽柳怀中。泽柳问泽沐怎么了,小泽沐默不作声,泽柳半推半就,就在他抬头的那一刻,泽柳惊住了。小泽沐的额头像是有一个“大洞”,血不停地流,染红了泽柳的衣服。爱哭的泽柳没哭,泽沐却哭了,小声的抽泣,泪水如小溪细流却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