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护法》这部电影讲了两个不同的故事。一个故事讲的是,一群被奴役的人(花生人),是如何"> 《大护法》这部电影讲了两个不同的故事。一个故事讲的是,一群被奴役的人(花生人),是如何" />
<track id="sDIKEiW"></track>
  • <track id="sDIKEiW"></track>

        <track id="sDIKEiW"></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如何评价动画电影《大护法》?

          " itemProp="text" useGifProps="[object Object]">

          《大护法》这部电影讲了两个不同的故事。

          一个故事讲的是,一群被奴役的人(花生人),是如何从被诈骗,洗脑,和高压统治下的思想麻痹状况,通过外人的辅助,逐渐苏醒,并发生自我意识的,继而颠覆了统治者的暴政。这是一个关于觉悟和对抗的故事。

          另一个故事,讲的则是一个养殖业世家,靠养殖动物(花生人)并出售它们体内结出的某种矿物资获利——这一产业已经延续了几代人——但就在某一任家主正常生产经营期间,由于外人的介入,一批动物变异,像人一样启齿说话,导致这一产业被发布非法,几代人的血汗毁于一旦的都市怪谈。

          「倒了血霉了,养的猪启齿说话了!」

          看了一下影评,第一个故事,讲的人很多了。第二个故事,还很少有人讲。大家只同情花生人,仇恨这个名叫假神仙的统治者,我也一样。但大家想过没有,假神仙的人品是很糙,但假如站到他自己的立场上,他做的事只是在勤勤奋恳地经营致富?

          为什么?因为他就是感到养的是猪啊。

          观众感到那是人,是先入为主的印象,他们长着一副人形。但人形又如何?《西游记》里,唐僧面对长成人形的人参果,一开端是谢绝的,后来不也吃了么?他认识到这东西像人,但不是人,可以大快朵颐,不须要有思想累赘。同样地,一旦废除了「花生人是人」的设定,把他们当成一群会走路的人参果,就很容易懂得假神仙们为什么那么「丧心病狂」。然后,当这群东西学会说话,甚至发生自己的思想之后,我们也就不难懂得,为什么所有人如此惊骇乃至于狂怒?——最突出的代表,就是屠夫庖卯:「那我之前杀的都是什么东西啊!」

          屠夫这个职业,穿透了动画与现实的边界。

          现实中,很少有人以为屠宰场的工人是本性凶残之人,他们做的只是一份工作而已。这份工作须要很强的感情隔离才能,具体地说,不能与被杀的对象共情。一旦把它们当成有感情能交换的生物,去领会它们的感受,工作就没法做了。它们只能是一个一个的活计,流水线上的物件。操作是尺度化的,怎么下刀,怎么放血,这个进程中对方会扑腾几下,哀嚎几声,都是设定好的程序,他们只要按流程操作而已。

          人是一种可以传输感情的动物,看到别人苦楚,自己也会痛(神经科学研讨表明,这种苦楚甚至是生理性的)。毫无疑问,这是人性中可贵的一面。但是对那些不得不面对苦楚的职业来说,这种才能也会带来很大麻烦。

          有时候,隔离感情是必需的。对屠夫来说,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因为物种之间本就隔着天然的屏障。假如是医生,尤其是那些与重症绝症打交道的医生,每天阅历同胞的生逝世离别,恐怕就须要一层更坚硬的情感防护罩来隔离自己。

          几年前,我做过一个癌症病人术后心理干涉的项目。一开端想要直接从医院找病人。肿瘤医院的医生很配合,但是一听说试验设计包含了半年之后的追踪,就直接劝我:「半年,数据脱落率太高了,大部分人撑不过半年。」

          我现在还记得那个语气,安稳,干脆,仅仅陈说一个客观事实。

          就像在说「过半年他们要出国家假」一样。

          当医生安静地应用「半年存活率」这样的术语,来帮我打算未来的工作如何开展时,作为一个刚进入肿瘤病房的新人,我还停留在宏大的震惊中难以平复。我还没有那样的防御系统,看到那些数字的同时,就会不得不——无论甘心与否——想起病房里那些喜怒哀乐的面貌。他们很快就会被抹去了?

          请容许我拽一个专业名词:对职业倦怠的研讨者,给这种心理状况命名为depersonalization,翻译为「去人格化」或者「去人性化」。如果用大白话说,就是变得不把人当人了。我不太爱好这个说法,说真的,我以为这个说法本身就有点去人性化。说这话的人,没有站在当事人的立场上斟酌过。我听说有的外科医生,要拜托同事给自己的亲人开刀手术,因为最好的手术,就是要消除掉情感干扰之后的纯洁操作,把操作对象看成一台结构精致的仪器。如果有太多血肉相连的挂念,就会影响到手术台上的快速断定和精准拿捏。所以那种隔离感情的才能,既可以说是倦怠之后的功效衰退,也可以说是为了进步工作效力的职业素养。

          不只是医生,对于很多工作来说,「不把人当人」都可以说是职业成长的一条必经之路。时下贱行的自媒体写作,不也有很多方式论的教学吗?如何找准民众痛点,如何刺激读者的情感,刺激哪一种情感,如何让人发生转发,如何买通传布路径……这些方式的背后,不都是把人作为一个个「被操作对象」来对待的吗?一个从事自媒体写作的朋友曾经对我面授机宜,他说自媒体写作是一门手艺,我这种写法只能叫自发写作,自我表达型书写,「数据不会好看的」。他告知我第一段要怎么开头,怎么留悬念,怎么铺垫,怎么转折。句子要短,故事要多,要用有共识的事情让民众发生切肤之痛。当然,还要一个看到就没法不点开的题目。

          他教的是对的。假如我真的想把浏览量作为KPI,我就应当学习这些方式。这个朋友用这套方式,做成了好几个爆款公号。他说:「90%的读者都是单细胞生物,看文章不走头脑,我想让他们哭就哭,想让他们笑就笑。」

          这时候他有一种职人的自豪,就像庖卯的刀法大成。

          他把读者看成单细胞生物,跟假神仙把花生人看成猪,有什么实质差别呢?——我这句话没有任何贬义。只是就事论事地说,这些老实、合法、勤劳致富的国民,他们的工作就是熟练地,有技能地操作一些「人形的物件」。

          所有能教的方式,能批量应用的技巧,实质上都是针对「物件」而设计的。换句话说,即使对象是人,你也不要把他当人。真实两个人之间的互动,是无法批量操作的,「举头天外望,无我这般人」,如果你把对方当成一个独一无二的,血肉温热的奇特存在,你去认同他的感情,你就没法再操作他了。

          我在学校教心理咨询,经常感到这东西没法教,至少没法用传统的教学方法来教。因为心理咨询是一对一的,对方是人,你跟这个人相处,就没有套路可循。有的学生问:「老师,他这么说,我要怎么说才干表示出我是真的在懂得他?」我说:「问了这个问题,那你怎么说,都不是真的在懂得他了。」

          这就是跟一个真正的「人」交互,你可以看到是多么麻烦。如果想把它变成一份省心省力的职业,就要学会用套路。比如:对方这么说的话,你有三种应答的策略,看到对方哭,你就递上一张纸巾:「我能领会你的苦楚」。有时候对方会感到自己被套路了,对于他的不满,你又可以有三种回应的套路。

          你看,这样他就是一个人形的物件。

          鲁迅在《而已集》写过这么一段:「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逝世,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逝世去的母亲。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感到他们吵闹。」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这一句,道出了世界最大的本相。我妈妈是小学老师,当地土话里有一个词形容这个职业,普通话没措施翻译,意思是「按青蛙的」,就是说那些小孩子就像是池塘里的一群青蛙,谁的脑袋冒出来,就把谁按下去。我们说了几千年的因材施教,只是一个幻想。一个班上那么多孩子,必需拿一套适用的方式管教他们,不见得合适每个人,差不多就行。年青的老师一腔热血,想要看见每个孩子的不同,上几节课下来,就被吵得头昏脑涨了。

          我上小学那会儿,有时候放了学就在妈妈的办公室里做作业,听那些老师们聊班上的学生,用的是问题解决的口气,「那样的学生,你就要狠一点,先把他镇到起,不然以后更管不了!」如同聊起另一个世界的另一群生物,就像青蛙。

          有一回,办公室做大打扫,清出了好多废纸来卖,其中有厚厚的一摞《暑假生涯》,应当是刚收上来的学生作业,我帮忙搬到楼下过秤。卖废纸的钱,后来买了很多卤味,全办公室的老师一起分享,我也有份。那一期《暑假生涯》我也做过,还记得假期最后几天,在惆怅的心境中写到手酸,遇到艰苦的标题,消耗太多时光,看着秒针滴滴答答,心里还会张皇。现在我想,搞什么啊,本来那些东西就是为了换成这一袋子卤味啊。——当然卤味还挺好吃的。

          假神仙把花生人的一生换成了一个晶石,其实是差不多的吧。

          我说的可能有一点远了。其实不是想写一篇愤世嫉俗的文章,告知大家这样不好,工作就应当动情,用你的真心换取服务对象的微笑。如果真的那样搞法,大家早就瓦解了,工作后果还不必定好。作为一个社会人,我慢慢接收了这个思想,即这种把对方当成一个物件来操作的工作态度才是成熟的,高效的,而且很专业。只要不把这种态渡过分延长到生涯中,就好(比如,把哄女朋友也变成一个套路,就没意思了)。学校那些老师们,他们在生涯中都是很可爱的人。

          从这个角度来看,《大护法》是一部思想深入的伦理片。它提出的命题是:「什么时候把人当人,什么时候可以不当人?」假神仙不是一个纯洁的反派角色,他的「坏」是体系性的,而不完整是个人品德。换句话说,导演可以把他设置成一个谦谦君子,他仍然可以同时是一个压迫者,甚至杀人者。我们每个人也和他一样,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商人,或者是老师,都在用我们以为职业的态度,对另一些「人」履行职业的操作。但那些「人」——有时候我们把它叫做傻瓜,单细胞生物,智商纳税者,屁民,或者青蛙——真的被当成人了吗?

          或者换一个问题:有一天,当我们突然意识到那些人真的是一些「人」,跟我们一模一样的人的那个瞬间,我们心里,会感到自己在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