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sDIKEiW"></track>
  • <track id="sDIKEiW"></track>

        <track id="sDIKEiW"></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如何评价贝昕的《掌中之物》?

          那么聪慧有手腕的男人,也有看到一个人就手足无措的时候,心慌意乱地把她的照片藏在西装内袋里,毫无理智地用两包弹夹杀了损害她的人,会因为她喝了自己杯子的牛奶一整天都莫名的开心,会因为她无穷的放低自己的底线。

          可真的爱上了,纵是他傅慎行,也得不到。

          因为他犯了太多不可饶恕的错,所以他只有逝世。

          那些因沈知节开端的,就从傅慎行停止吧。

          沈知节到底还是沈知节,他永远都不是傅慎行,哪怕磕磕绊绊学会英语西班牙语,学会庞杂的商场事务,学会同黑白两道打交道,他到最后还是不在乎傅氏团体的生逝世,抛了所谓大局。

          有一句话,他没骗何妍,“你要我的命,我也会给你递刀子”。

          他也算是一步步心甘甘心走向了何妍为他布下的逝世局。

          如果他想逃命,自然是可以的,他甚至可以提前禁止后来的那些事产生,只是后来他也不想活了。

          如果说和傅慎行在一起的何妍在一点点枯萎,那傅慎行又何尝不是,他在一点点被击垮,一点点放低底线,变得怯弱,容易激动,惧怕失去。

          谁又是谁的掌中之物呢?

          但我可以确定一点,纵然如此,梁远泽和何妍没有措施再回到过去,当真从此无隔无阂?那个男人存在过就是存在过,谁也没有措施抹掉他。

          我和傅慎行一样好奇,那个他试图用性命来挽回的孩子,他的眉目间是否会有他的影子?

          我承认何妍没有爱上傅慎行才是清爽脱俗和让我能保持看到最后的合理化结局,却对最后梁远泽接收傅慎行的孩子从此幸福生涯不敢苟同,梁远泽是有多么宽容的一颗心才干接收那个孩子的存在。那果然不是生涯,那果然是小说。

          傅慎行自杀的那声枪声让我恍惚间想起了当年看《碧甃沉》尹静婉用西班牙手枪当着慕容沣的面自杀和看《东宫》小枫从城楼坠下后自杀,彼时心中的震动和无力和此刻是一样的。何妍不同于她们的是,不爱。她不像她们一样痛彻地爱,你看,爱上渣男的女人都逝世了,这是不是一种玩笑,错爱本身就是一种错。

          何妍其实激动过,哪怕短短的一瞬,我也料想过,倘若有一天她的激动克服了理智,她明白地认识到了自己竟然不争气地爱上了傅慎行,会怎样?

          我以为,她会自杀。

          在无法接收自己爱上一个卑鄙的人和难以把持的情欲的抵触撕扯下,选择最极端的方法去处分自己那颗不该动的心。

          所幸没有。

          为什么?这不讲道理的世界!难道女人只能在错爱和原则中间选择逝世亡吗?

          如果我们遇到傅慎行,不够聪慧不够强盛不够沉着,没有那样强烈的向生勇气和盼望,我们不会是何妍,也许是陈禾果,也许是逝世的更惨的人。

          他对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致逝世损害。

          别隔着文字对傅慎行心动,你见过变态吗?

          他就是。

          说什么动心不动心??

          恐怕到时候你见了他都抖腿,你怕都来不及,躲都躲不了。

          你闻到他的气息都想吐,看到他的脸都想踩两脚,看到他的手指就想到雨里那根被碾成泥的断指,然而你不得不强颜欢笑,伪装和睦,因为这样他才干逝世。

          就像小五说的:

          “没措施,谁叫他是坏人呢。”

          他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罪该万逝世。

          就拿他和毒枭合作这一点来说就很该逝世。

          我最爱的一本小说《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使我无法谅解任何一个靠毒品牟利的人。

          傅慎行和我敬仰的生哥是站在对峙面的人,我对他真的爱好不起来,更不用提他还有多少其他的罪恶。

          另外,我虽然爱好这部小说,但它显明也有败笔,比如男二的过于宽容,田甜的戏剧化返场,陈禾果突然奋不顾身地爱上以及没有完整明了的故事线索……我甚至想过我心目中幻想化的结局,梁远泽就真的那样失忆了,他从此不记得何妍,远在西班牙和她再没有关系,而何妍向逝世而生,把傅慎行亲手送到了监狱,在他履行逝世刑的那个下午,站在监狱外的何妍收到了狱警递给她的一封来自傅慎行的信,刚读完那封信,就听见了里面传出来的枪声,空旷持久……

          至于那个孩子,我尊敬何妍的一切选择,她同时作为母亲和受害者,怎样选择我都能懂得。

          我只是感到那个孩子的生逝世不该由梁远泽来决议,用傅慎行和梁远泽在对孩子处置问题上的不同来体现极恶和极善的话,我感到也没必要,那只会让我感到梁远泽好的像个假人……

          但是我看到有人说梁远泽脆弱,我倒是不批准这个说法。

          能从傅慎行的手里两度抢回何妍的男人哪里脆弱?

          作者虽然着墨不多,但每一笔都是浓墨重彩。

          我们至少可以看出他斯文有教养意志力坚定有学识也有胆识,从通过捏造车祸第一次辅助何妍出逃到后来对抗药物作用搜集证据,假装失忆以及他从始至终没有一刻废弃过何妍,我就清楚他值得何妍深爱。

          他从未因为世俗所谓的清白对何妍有过鄙弃,被剁了手指头那样的屈辱和那个自己孩子的夭折也没有迁怒到傅慎行的孩子身上,我们都说他圣母心,其实也许是我们自己做不到那样大度才以己度人,并且我们无法想象他有多爱何妍,爱到超脱自我,爱到舍弃万物。

          只是因为贝昕把太多的心力都放在了傅慎行身上,所以我们看的梁远泽是虚妄的空白的单一的,但绝不代表他有任何一点比不上傅慎行,何妍看上的男人不会差。

          再回到刚刚那个话题,虽然小说有瑕疵,但我还是爱好它,爱好何妍总能在激烈的伤痛中站起来永远不被打倒的坚强和傅慎行这个人的立体和鲜活,他的残暴,阴鸷,冷血,决绝,和他在爱里面的手足无措。

          印象很深的一个事情是何妍最后问傅慎行怎么找到她的,他说“我在你身上安了定位器”。

          瞧瞧这个疯子变态的掌控欲。

          他怕,他真的很惧怕何妍永远分开他。

          怕到已经到了流亡天涯的时候了,还在天罗地网地找何妍。

          但他也知道毕竟留不住。

          所以他用逝世去停止,用逝世去挽留。

          这是他最后的告别。

          我想说,世界真的不是非黑即白的,也没必要因为一句心疼傅慎行就冠上三观不正的帽子。至少在他作为父亲这个层面上,我承认我确切心软过,但是也仅仅限于这个层面,为他最后用自己的逝世来求那个孩子的生,为他那句“没关系,如果他不能在你的身旁,他起码可以在我的身边”。

          那封信来的意外,本来贝昕在极尽笔墨渲染傅慎行的坏之后也曾在一切停止之际仁至义尽地拉了他一把,她的用意不言自明。

          我以为全书最值得讲究的一句话就是何妍看完那封信之后打开门看见梁远泽抱着孩子的画面一边笑一边红了眼圈想:

          “其实,生涯能够这样便已是极好。”

          这也是她真正释然的处所,距离沈知节的逝世已经过去了一年。

          沈知节,我还是想叫他沈知节,那个他通身剥离不掉的体格和盼望被爱的那颗最原始的灵魂。

          如果有来生,盼望他能够干清洁净地爱一个人。

          只是,那个人别再是何妍。

          记得吗?

          傅慎行问,如果他们的开端没有那么不堪,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惋惜呢,恐怕再来一次,也不会爱你沈知节。

          等待剧版《掌中之物》,等待彭冠英和蔡文静,选角很满意,又红又专我也可以接收,彭冠英的脸就很合适在各种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物欲横流的场所穿梭,他就坐那儿就好,多的是想认大哥的人。

          图源水印

          快播!!!!!!!!!!!!

          播了播了播了!!!

          主要提示 : 我们必需永远站在正义这边。

          贴出我对我最爱的那本小说《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的评价。

          zhcangqe:如何评价Twentine的《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www.

          超级超级好看啊啊啊!!!(含剧透)

          另一本很爱好的书

          ——《打火机与公主裙》—— by Twentine

          知乎 - 有问题,上知乎www.

          我爱公主和李峋!